千千晚星

全职全员文《R大电子竞技社》存放处
架空大学校园[划掉]逗逼[划掉]向
CP倾向:喻黄、伞修、林方、双鬼、双花、于远、乔高、刘卢刘、白杨、江周江、韩张
平行世界伞哥活蹦乱跳设定注意_(:3

【全职】R大电子竞技社1-3

1

“这个红烧肉、那个炒鸡蛋还有那个鱼,再加四两饭!”

“同学你饭卡里没钱了!”

孙翔今天心情很不好,他很严肃地发短信跟室友乔一帆说。

刚下完体育课从篮球场飞奔到了食堂,孙翔在C市九月依旧燥热得慌的天气里滚了一身汗,跑在路上都跟洒水车似的。本来打算的是体育课下得早食堂里没人,结果是活生生的人算不如天算。

“这是食堂大妈对我的嫉妒!!!”孙翔特地多打了两个感叹号告诉选了羽毛球课的乔一帆。

乔一帆对着手机翻了个白眼,嫉妒你什么,名字会飞吗?

 

孙翔杵在食堂门口双手摸在裤兜里往外掏钱。

一个钢镚儿,两个钢镚儿,三个……哦法克,第三个还是个五毛的。孙翔横眉怒目一副“养儿不孝”的表情瞪着那五毛钱,右手还在掏掏掏,一路差点儿摸到别人身上,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屁股兜里摸出一张皱了吧唧的一块钱。

一共三块五,孙翔满意了,士气大振地往学校商业街进发。一包方便面还能加根火腿肠,红烧肉什么的就让它心怀感激地活到下一顿吧。

从食堂往商业街还得穿过学校人流量最多的那片广场,今天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广场上支满了帐篷,人声鼎沸。孙翔个才来半个月的大一新生,在帐篷丛林里迷失了方向,走了十几步路就被人塞了一手的传单。

“同学来看看我们演讲与交际协会啊,帮助你提升自我广结良朋啊!”

“同学同学来参加我们日语协会吧!今天晚上就有免费的教学讲座啊!”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啊!理财协会教你现在开始用钱生钱啊!”

孙翔头晕目眩地被人群推着转了几圈,看到有弹着古筝的,有支着画板画画的,有甩着水袖唱戏的,有穿着大长褂子抹着汗说相声的,每个摊位前都挤了人,熙熙攘攘的好不热闹。

哦哦哦,好厉害的样子。孙翔探头探脑地往附近的摊子上都看了一圈,突然被一个COSER吸引了视线。那飘逸的长发、紧身的皮甲、露半截大腿的高跟小皮靴还有腰间一把花纹繁复的长刀……

艾玛这不是荣耀里的女鬼剑士嘛!

孙翔跟看到还来不及说我爱你的青梅竹马就要过机场安检口了似的拨开人群朝着女鬼剑士一路狂奔,特别欣慰地看到她在一个帐篷面前停了下来,抽了一沓传单扇着风坐了进去。

“给热的……”鬼剑士勾起皮甲的领子狠命往里面扇风,拿着湿纸巾直接伸进去擦汗,皱着眉朝旁边给他递来瓶可乐的男生抱怨,“胸前垫得全是汗,妹子们夏天都是英雄。”

“快把你那假胸塞塞好,别吓着新同学。”帐篷后面又走出来一个叼着烟的看起来就懒洋洋的男人,对着跟到摊位面前的孙翔笑得特别和蔼,特别慈祥。“同学,来参加我们社团啊?”

孙翔还盯着一秒女变男的鬼剑士发着愣,根本没听见他说啥,问话人慈祥了一会儿没得到半点儿回应,一脸忧伤地拉了把椅子坐下来,深沉地吐了个烟圈,在鬼剑士嘲笑的目光里连人带凳子一脚踹得另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扑到桌子上:“老林,你上。”

被称作“老林”的男生无奈地扶了扶眼镜,拉了一下孙翔的衣角:“同学?”

“啊?”孙翔恍过神来。

“同学你是来参加我们协会的吧,我们社啊,是这个……”

“教人怎么打扮成女生的吗?”孙翔摇着头。

可乐青年眼明手快地一把抱住鬼剑士,没让他抽出刀来劈了孙翔。

“李轩你给我起开啊这哪儿来的话都不会说的小鬼!”

“行了吧吴羽策,你那破刀又没开刃拔什么拔啊,你还不如把脚上那高跟鞋脱下来扎他。”叼着烟的青年唯恐天下不乱地煽风点火。

老林恨不得一砖一个把这几个人都拍到隔壁科幻协会去,拽住孙翔的衣角吓得不敢松开:“同学你千万不要误会,我们是R大电子竞技社,玩电子竞技的。”

“啥是电子竞技?”孙翔挠着后脑问。

“就是打游戏啊。”李轩摁着吴羽策直白地接话,把老林一肚子的“电子竞技是一项国际认证的体育运动……”直接堵了回去。

老林简直怒发冲冠,万一这是个三观极端的“五好青年”还没开始忽悠呢就拂袖而去怎么办!社团费你掏啊!

事实证明他显然是多想了。

“打荣耀吗?”孙翔眼睛里都泛起了光。

“打,我们还有专门的荣耀战队,跟别的高校打比赛。”老林一看这娃上道啊,也用不着他多介绍了直接递了一张会员表给他,“填了表再交二十块钱就能入会了,能参加社里组织的各种活动,还有机会入选战队代表学校打比赛呢。”

孙翔唰唰唰几下特别潇洒地填完了表,一摸口袋,哭丧了脸。

“我……我没二十块钱……”孙翔特别郑重地把那两个一块的钢镚儿放在桌上,“我先付十分之一的定金,下午再来补齐,这表作数么?”

“作数、作数。”老林抹了一手额头上的汗,“我们下午五点半之前都在这儿,你要不要再填张协会干事的申请表?能进协会运作部门参与协会管理……”

“当干事有啥好处?”孙翔继续挠着后脑。

“更方便进战队。”这回是抽着烟的那个人说,老林想我简直不要再跟你们这些人说话了!!!说好的“锻炼能力开阔眼界提升自我造福他人”的亲切宣传呢!!!你们就不能用大人的方法看待问题吗!!!

孙翔很高兴:“好,那我要当!填了这个表就能当?”

“填这个表是申请,到时候我们会有个面试,过了就能当。”回答的是李轩,老林忧伤地低着头转笔,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成熟的大人了。

“那我多带几个人来参加协会面试的时候能加分么?”孙翔突然有点羞涩地笑了下。

“能啊,必须能!你要能带十个人来那就直接内定了!”其他三个人默默转开头,不忍心看某人喷着烟兴高采烈地掉着下限。

孙翔满足地把干事表也当场填好交了,攥着剩下的一块五毛钱继续向商业街进发,他想今天真是干了一件大事以后就能踏进更高一级的荣耀殿堂了,就算只剩一根火腿肠了那也是值得的。

“为什么没有人跟他说下午来交钱也是一样的?”吴羽策看着孙翔的背影淡淡地问。

“突然就……”老林拿笔管推推眼镜,“不知为何不想告诉他……”

“孩子们要都这么好骗就好了。”有人终于摁灭了他的烟屁股这样感叹。

 

“热……”叶修搬了几张凳子并在一块儿直接横尸在帐篷里。

“哎呦部长你看这肉垫好诶。”来换班的黄少天拉着喻文州进来,一屁股就坐叶修肚子上,压得人嗷嗷叫从凳子上滚下来。

“你少公报私仇啊黄少天不就是昨晚上单挑输给了我吗!”叶修蹲在地上揉肚子,“会不会做人会不会做人!敢在会长头上动土,小心我把你们都开了!你们就跟张佳乐一起哭去吧!”

“你管那叫单挑你好意思吗!!!哪个次元的规则单挑是三个打一个的你真是要一分钟脸都是要你的命!开呀开呀有本事你开呀看你到时候找不到人给你干活才是要跟张佳乐一起哭去吧!”

“特么关我屁事儿!!!!!”张佳乐还没走进来呢隔着桌子一个空矿泉水瓶子就砸进来了,“今天要是不打哭你们我就不姓张!”

“还吃不吃饭了。”喻文州拎着最后一份带过来的午饭往外走了两步,“没人吃我倒了啊。”

义正辞严地跟黄少天说着“让你一个打我们三个怎不算单挑呢”的叶修立刻闭了嘴,张佳乐蹬他的那一脚也没敢躲。“吃!吃!文州你辛辛苦苦捎来的我怎么好意思让它被浪费掉呢!”

林敬言端着饭盒感概万千,感谢命运让社里还有一个主治大夫。

说话间又有两个人打着伞挽着手走过来,是苏沐橙跟楚云秀。“吴羽策,动漫社那边让我问你待会儿COS部游街你去不去。”苏沐橙挺高兴地问正往李轩碗里拨芹菜的吴羽策。

“不去,怪热的。我在咱们这边站就行,那边也不少我一个。”吴羽策吃着饭含混不清地答道。

“我就知道,已经跟他们说啦!”苏沐橙拉着楚云秀进来找了两张凳子坐下,“妨碍人家谈恋爱是要被驴踢的。”

吴羽策斜瞪两人一眼:“看你们的电视剧去啊,乱编排什么。”

李轩也笑笑:“你俩不也没在那边么。”

“我跟着她。”楚云秀拿出pad指指苏沐橙。“我跟着他。”苏沐橙插上耳机指指叶修。

“啧啧叶不修,我一直想知道你到底是喂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苏沐橙吃了,这眼神儿,还不如老林呢。”张佳乐勾着腰在林敬言碗里偷菜吃。

“怎么说话呢我这叫人格魅力。”叶修跷了一个二郎腿,“你们就应该像这样紧紧团结在我周围。”

被偷了口粮还要被人埋汰的林敬言亲自高贵冷艳地呵呵了一声,现在退会还来得及吗?

“上午招到多少人?”喻文州来挽救大局。

“四十七。”林敬言翻了一下发票。

“不错,不错。”张佳乐蹦达着拿了一沓传单站在招新海报的大展板前比了个V字,“都是我们部的传单和海报做得好。”

“嗯,”叶修难得特别赞同地点着头,“因为你忘了署自己的名嘛。”

“叶不修你是不是敌对社团派来破坏我们团结和谐的卧底啊?”发了一圈传单回来的黄少天顺手拦住张佳乐,“是不是就是隔壁那科幻协会派的啊?一看你那虚胖脸就跟人家海报上的外星人挺像的不是什么正面角色。”

隔壁摊子上值班的同班同学徐景熙呸了黄少天一脸:“黄少天我们的友谊走到了尽头。”

“哈哈你看人家都不稀得要你。”黄少天的优点是能随时找到高兴起来的切入点。

“下午有重头戏,应该能招到更多。”喻文州居然还能在一片嘈杂中保持主线思路,“这样保持下去今年能招的不错。”

叶修把午饭消灭完拿筷子敲着饭盒沿儿:“行,该上课的上课去,下午几个值班的打起精神来,看看今年能不能突破极限,当时跟那些个退休了的老家伙怎么说的?要把电竞社发扬光大啊!”

帐篷里一时安静下来。

“你们怎么不气氛高涨地‘哦!!!’呢?!还能不能搭戏了?”叶修怒。

“会长,帮把手把我的饭盒带出去扔了呗。”李轩递上两个人的饭盒。

“会长!还有我的!”

 

 

2

下午的时候技术部的肖时钦往摊子里搬来24寸的显示器。

“来帮把手。”肖时钦热得气都喘得不在节奏上。

“啧啧小肖你这是把你们电脑社的全部家当都搬来啦。”叶修伸手给接过来,摆到一张早空出来的桌子上。

“我不搬你还不就亲自来搬了。”肖时钦摘下眼镜来擦擦鼻梁间的汗,“到时候不知道要顺走多少东西。”

“看看看看,我就不爱跟这样的人说话。”叶修敲着桌子对正坐着整理发票的喻文州说,“怎么就老把人想得这么不堪呢?文州你说说,我是那么用心险恶的人么?”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在用完的发票本上写好协会名字和时间搁进要交给社团联的袋子里:“差不多得了啊,你再把肖时钦吓跑了谁给你修活动室里那几台破电脑。”

叶修闻言眼珠子一转突然掐了烟朝着肖时钦笑了一下,吓得后者倒退几步转身就要跑:“那啥我叫了小周和波涛帮我搬机子过来我去看看他俩怎么还没来哈哈——”

被叶修从后边儿一胳膊拐住了脖子。

“小肖啊,你看这活动室里的电脑也老了,”叶修的声音特别深沉,“咱们电脑社里有没有什么不·太·用·得·到·的·机·子啊?借来这边用·用·呗。”

肖时钦恨不得一口咬死叶修,谁跟你咱们电脑社啊?你个会吃不会做管杀不管埋的除了开关机和打荣耀你还会点儿别的吗!!!

“没有。”肖时钦呵了一声。

“你们电脑协会是院级的吧,比校级的晚两天招新?”

“是啊。”不错,跟这人说话还是比较省劲儿的。

“人给你去守摊发传单,战队去给你做宣传,桌椅帐篷音响展板有啥借啥。”

“嗯……”肖时钦犹自一副考虑一下的表情。

“想要点儿租金?”喻文州问。

“院级社团不让收会费,院里的钱又还没拨下来,有点周转不过来了。”肖时钦叹了口气,“五台电脑,八成新,一年一千。”

“两百。”叶修面无表情。

“……”肖时钦简直震惊,“九百。”

“二百五。”

肖时钦掀桌:“有你这么五十五十加价的么!!!一会之长你有点尊严行不行?!行不行!!”

“要那点虚头八脑的东西干嘛也不能吃。”叶修远目,“再说我就算想要,那钱也不归我管啊……”

 

最后两个人定的价是五百七十五,本来还有个五毛,肖时钦擦着眼泪说叶神你自己留着买口水喝吧咱不要了。

“把这零头一抹,咱们就痛痛快快的五百吧!”叶修挺高兴。

“一四舍五入,咱们就痛痛快快一千吧!”肖时钦白眼都懒得翻。

叶修嘀咕了一句“小气”,扶着帐篷架可劲儿深呼吸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周泽楷跟江波涛已经帮着从电脑社搬来了两台电脑,后面跟着新闻中心的李迅,热火朝天地拍着照。楚云秀也给吴羽策补好了妆,看板娘鬼剑士站到摊位前拗造型,胸前被威逼利诱,贴了张马克笔画的“来加入我们吧❤”的A4纸。李迅“哈哈哈好耻啊”地笑了一声,被摁到键盘上用脸滚了一圈。

“上那边玩去。”肖时钦捣鼓着长长短短黑黑白白的各式各样的电线数据线,正把电脑跟显示器接起来,一巴掌把李迅打跑了。

“会长干嘛呢?”江波涛好说歹说弄了好几个插线板从商业街上接过来了电,周泽楷在他不在的时候被楚云秀和苏沐澄忽悠着套了一件黑风衣拉出去举着“(ノ≧∇≦)ノR大电竞社!”的牌子当看板郎,摊子前围了一圈咋咋呼呼的小女生,喻文州跟李轩忙得应接不暇。

“准备跟老王要钱去。”肖时钦给电脑通上电,又开始摆弄他那套无线网的设备。

叶修紧紧攥住江波涛的手:“大眼要靠近 10米以内了的话你千万告诉我!千万告诉我!”

王杰希从叶修背后探出头来:“告诉你了,然后呢?”

“卧槽王大眼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呢我平时是这么教你做人的道理的吗?!”叶修蹦起三尺高,怒斥道。

王杰希两只眼睛都要眯成一样大了,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叶修:“你倒是给我找个门出来敲敲看。别折腾,有事儿说事儿。”

“咳,杰希啊……”

“没钱。”

“妈蛋不是你让我说事儿的吗你都不让我说出来就堵回去了是几个意思啊!!波涛你来评评理!!”

江波涛呵呵呵地陪笑,心想你倒是先松开我啊手腕上都几道血印子了。

“听了个开头我就觉着大概不是什么好事儿。”电竞社的财务之一王杰希大大点明叶会长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钱政分离一直是电竞社的立会之本,没有两位财务的点头会长一分钱都支使不动。上层建筑可怜巴巴给经济基础低了头:“咱们活动室也该换批电脑了,上一届不是还是给咱留了点钱的嘛。”

“我一管账的,钱、卡、密码都在老韩那儿,你咋不去管他要。”王杰希说。

叶修嘴角抽搐:“怕钱没要到自己的钱先没了。”

那边肖时钦已经把设备都弄妥了,音响里传来豪迈的音乐声,显示屏上光影闪烁,打出“R大电子竞技社十周年”的字样,是楚云秀带着宣传部埋头一礼拜做出来的宣传片,害她不能追新出的电视剧,走路都比平时跺地跺得狠。

“钱的事儿开会时候讨论吧,先把新招完,看能筹到多少会费。”王杰希权衡道,“不是要现场打荣耀吗?时候差不多了。”

叶修想想也妥,低头一看,还有截手腕握在自己手里呢。

“来吧?”叶修对江波涛笑笑。

 

荣耀。

竞技场中央跳出两个大字,江波涛的无浪倒在君莫笑脚下。因为是为了吸引招揽新人,这一场打得直接却又花样繁复,在显示屏上映着效果颇为不错,电竞社的摊位周围围了不少荣耀粉丝。

“R大电子竞技社招新活动!各位同学可以指名我社荣耀战队的任何一人来进行PK!”苏沐澄拿着麦克风开始打起广告,人好看内容又吸引人,一时间更多的人围了过来。

“叶不修我要跟你PKPKPKPKPKPKPK!!!!!”黄少天发完一沓传单跑回来,摆了一个特别帅气的叉腰姿势,右手直指叶大会长。

“一边儿凉快去。”叶修点了根烟,“你重新交钱入会我就跟你PK。”

喻文州把嘴里不停念叨着“切你是怕了我吧肯定是怕了我吧……”的黄少天拖到一边去安抚顺毛,围观群众被这一闹腾更加跃跃欲试,人群里不断有人前赴后继地上电脑来PK,挺多人打得高兴了捎带手就入了会。还有专门跑回去拿帐号卡的,跑得带起一溜烟来生怕待会儿活动就结束了。

“效果不错嘛。”吴羽策汗流浃背地走进来,现在的被挑战者换成了张佳乐,弹药师把屏幕炸得绚烂无比,观战众人看得眼花缭乱。

“嗯。”江波涛答着话看了一眼跟在吴羽策后边走进来的周泽楷,登时吓了一跳:“小周你是不是中暑了!”

周泽楷不知道是热的还是被众人围观的,脸色涨红,被江波涛这么一问,下意识地摇摇头。

“什么没有吧没有吧,大热天还裹件这么厚的风衣简直人干事。”江波涛赶快把周泽楷的风衣给扒下来,拿着传单给他扇风。

“舒服点没有?”

“……嗯。”周泽楷对着江波涛笑起来。

吴羽策跟李轩面面相觑。

“你听见小周说了‘没有吧’?”

“还真没有……”

“简直能写进《神奇生物在哪里》,‘外形漂亮,沉默寡言,使用脑电波交流,饲主江波涛’……艾玛看着真眼晕。”

双鬼组合默默转头看向另一边,黄少天还拖着喻文州巴拉巴拉个不停,一脸幸福指数突破天际,喻文州含笑听他每一句废话,说话人口干了还给递水。

“………………”吴羽策从李轩身后把额头抵在他肩上,“借我捂捂眼睛。”

一边的李迅在心中冷笑。

以为看你俩有多不晃眼吗?!!!

内心正狂吐着槽突然李迅自己的肩头一沉,侧头一看是叶大会长,特别明媚忧伤地靠着他。

“迅哥儿,借个肩膀给我呗。”

李迅站得笔直一动都不敢动。

妈蛋烟头都快戳到我锁骨了= =

“会长你咋了?”

下午第一大节课下了,广场上又开始涌起一波人流,叶修靠着李迅遍阅人来人往世事沧桑一口气叹得百转千回。

“会长我啊……要去跟你韩副会长要钱……”

“要是我回不来了啊……你千万要用你的笔好好怀念我……”

“每次被老韩那双眼睛一瞪啊……我就……”

“咋?”韩文清抱着本《理论力学》站在叶修面前。

“我就……特别爱笑!”叶修唱了起来。

李迅在“爱笑的眼睛”的歌声里捂着嘴肩膀打颤,抖了自己一身烟灰。

 

 

3

将近五点钟的时候日头终于有了点疲软的态势,要死不活地投下大片大片的桔黄色,无所事事地把影子们捏得老长老长。

孙翔兜里揣着钱手里拽着小伙伴来了。

“那个,我来补会费的。”孙翔瞟了一圈没看着中午那个看起来和和气气得让人心里替他发苦的老林,于是朝着坐在桌子前看会员表的人说道。

这人怎么回事儿,老半眯着一只眼瞪我。

王杰希抽出发票本,问:“哦,你叫什么名字?”

“诶这不是中午那个谁嘛!”叶修看到孙翔后挺高兴,“刘……”

刘?= =

“……和平!”

孙翔下意识地看了看左右有没有别人。尼玛你要叫我刘翔至少都还对着一个字呢刘和平是个谁啊原著里有这个人吗?!!!

“是‘世界和平’的‘和平’吧?”王杰希一本正经地翻着发票本,“怎么没有啊?”

“我叫……孙翔……”孙翔咬牙切齿。被他拖来的乔一帆非常厚道地没有笑,

出声。

“喝口水,喝口水。”乔一帆递了手里的矿泉水给孙翔,憋得声音都变奇怪了。

孙翔喝了口水平复了一下,找回了对打游戏的社团的向往之情,掏出二十块钱递给王杰希:“我表交了,还差十八块钱的会费。”

“哦,这两块钱是你的啊。”王杰希恍然大悟地从钱袋里摸出特立独行的两个钢镚儿,“我刚看到叶修拿在手上玩还以为是他的呢。”

“所以你就乐呵呵抢过去装袋子里了?”叶修鄙夷地瞪着王杰希,“我……”

王杰希手里账本子一扬。

“……我都不稀得说你。”叶修闭嘴望天。

孙翔没太也懒得搞懂一瞬间由他的两个硬币引发的爱恨情仇,把带来的乔一帆和乔一帆带来的高英杰往前推,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没找到十个人,就两个,能加多少分?”

“没凑到五个人不给加分。”叶修无情地指出。

孙翔的世界崩塌了,眼睛瞪得溜圆。“这不是真的!!!”

“这当然不是真的,”叶修哈哈哈哈,“我考验你呢!”

王杰希看着立时又信以为真的孙翔不由自主地想长叹一声。

“主、主席。”突然王杰希被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唤回注意,站在眼前的少年有点局促地对他笑,“我叫高英杰,前两天刚进院团委。”

王杰希想起来了。

这孩子其实资质很不错,就是说话时不敢看人,眼神飘忽,神态游移,面完试以后事儿巨多的团委老师还来跟他咬耳子:“这孩子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王杰希呵呵呵地把团委老师糊弄了过去,最终还是没划掉入选名单里高英杰的名字。挺好一孩子,你要说他精神有问题,行,那我眼神有问题。

高英杰并不知道其中曲折,纯粹是新生对学长前辈上司的一腔崇敬之情。学院团委看起来很厉害!主席看起来很厉害!电竞社看起来很厉害!社团里叼着烟的前辈看起来也很厉害!

然后叼着烟的前辈就笑了:“哈哈哈主什么席大眼他啊就是……”

王杰希手里账本子一扬。

“……就是特别正直特别善良特别勤劳聪明勇敢,我们都特别敬佩他小朋友你要好好跟着他!”

“嗯!”看来还是主席最厉害了!高英杰兴奋地抓着乔一帆的胳膊。

 

乔一帆跟高英杰是青梅竹马。

两人一条街上长起来的,明明都是男孩子小时候却一点儿都不疯,一块儿玩的时候就爱看看书画个画搭个积木拼点儿图啥的,别说打架上树掀房瓦,连拿口香糖塞邻居家锁眼儿都不爱干,文文静静跟两个女孩子似的,两家家长都有点头疼,见着面都苦笑。

后来俩人小学一个班里都上到四年级了,高爸爸嫌自家儿子没半点男子气概,就把他送去课外班里学踢足球。高英杰的性子软,年纪又最小,在足球班上被明里暗里欺负了个遍,还被威胁说要是告诉家长就怎样怎样,挨了打又被抢了零花钱也不敢吱声,连班上的老师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看见。

后来被乔一帆知道了,当天就冲到足球班上去打人,小小的身子摁在领头欺负人的熊孩子身上一顿胖揍,吓得众人目瞪口呆。

而后其他人反应过来,一起围上去打架,乔一帆和高英杰两个奋力反击,混乱中抢出一条空档,手牵手死命往家跑。到家两个人都是鼻青脸肿,乔一帆磕破了额头,流了半脸的血。高英杰吓得哭得背过气去,自己肋骨上一大片乌青一点没感觉到,抱着乔一帆不肯撒手:“一帆、一帆你不要死……”

到医院检查完没有大碍之后,两家妈妈眼圈都红了。

还说没有男子气概呢,这不就是吗!生死之交是男子汉的勋章啊!下午看的韩剧都没这个感动人心好吗!

于是家里人不再说啥,两人初中高中都是同校一起上下学,恢复了安安静静的样子,成绩也都挺不错,高考志愿还一起报了R大。高考完了的暑假乔一帆拉着高英杰一起打起了荣耀,家长们还挺高兴的。男孩子都打网游嘛,挺好的。

上大学以后进了不同的学院,两个人还是形影不离,隔了两栋宿舍楼还每天互相跑,跟彼此室友都混了个脸熟,同样打荣耀的孙翔尤其高兴,有共同语言的小伙伴怎么样都不嫌多。

中午发现了电竞社的摊子以后孙翔回宿舍就告诉乔一帆了,叼着火腿肠催他跟高英杰打电话说,三个人就能一起奔向大部队的怀抱,从此有组织有计划地打荣耀。

“我就悄悄告诉你,”孙翔左右看看,压低声音凑到乔一帆跟前说,“抱团一起去能当干事,干事就能进战队。”

乔一帆也疑惑地左右看看,有人吗?

不过看着孙翔兴高采烈的样子乔一帆也蛮开心的,新室友想法比较单纯,人虽然有点暴躁其实很仗义,摸透了他的脾气以后很好相处。再加上高英杰前两天鼓起勇气进了学院团委,现在正在兴头上,来气氛比较轻松愉快的社团里多锻炼一下也好。

“麻烦学长给我两张会员表还有两张干事表。”打定了主意的乔一帆说。

“不好意思啊稍等一下,表没有了,我们已经在复印了。”王杰希有点抱歉地说。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也没别的事……”

正说着,张佳乐抱着一大叠表走过来了,把表搁在桌子上以后他把复印店的发票交给王杰希,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句:“老韩,给钱!”

王杰希看了一眼发票,没有问题,叠好搁进包里,朝韩文清点点头,韩文清掏了十块钱给张佳乐。

“哈哈哈看到没有?”张佳乐十块钱都快拍到叶修脸上了,可劲儿得瑟,“要钱就得这么要,你行不?”

叶修斜睨了张佳乐一眼:“别闹啊乐乐,那狐假虎威的样儿,课文里怎么说的,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

“哎哟有文化了!”张佳乐捏着十块钱的角在半空里晃啊晃,“可惜啊……还是没钱啊哈哈哈哈哈!!”

“你一中文系的老这么钱钱钱的俗不俗,我都替你不齿。”叶修往空当儿处挪了几步,左右看看没什么障碍物。

“走你!”一把抢了张佳乐手上的钱就跑。

“卧槽槽槽槽槽叶不修你丧心病狂!!!!”张佳乐拔腿就追,“你给我站住!!!”

“站住了,怎么地?”叶修绕到摊子另一边朝张佳乐一个飞吻,“来追我?”

“能不能要点儿脸!!!十块钱你也抢?!!”

“十块钱?他五毛钱都抢。”肖时钦控诉。

“哈哈哈要脸要脸的,还是没钱啊!”换叶修捏着十块钱扬起来。

“部长我能不能打他?”黄少天问喻文州。

“别弄死了。”喻文州翻了一页手中的书。

“卧槽你们作弊!!!”叶修迅速撤离帐篷,后面跟着一大群追兵,连肖时钦都混在队伍里,朝着叶修就扑过去了。

乔一帆张着嘴目睹了前辈们的一出闹剧,看着据说是会长的人被一群人摁在草坪上对准腰侧一顿狠挠,笑得有进气没出气,低头再看一眼填了一半的表,自己是哪个学院的都忘了。

这个社团行不行啊?

 

五点半收摊以后,韩文清负责把第一天的会员表带给在别的校区上一天课没露面的张新杰,由他这个办公室主任开始登名单,加飞信。

“今天已经招到九十一个?再加上明天一天应该会比去年还多。”张新杰推算。

“嗯,今年不错。”韩文清点头,“招之前叶修还担心呢。”

张新杰想起叶修叼着烟嬉皮笑脸地苦恼“啊,要是招不到人怎么办?要是电竞社毁在我手里了怎么办?”,八成是在闹,可也还有两成是真的在肩上压着。

学生社团是一个靠兴趣支撑着的东西,起伏极大,你做得再好,别人不买账你就做不下去。何况你能不能做好也是问题,社团干部基本没什么福利,又不像官方组织还有任职证明,一样的劳累,明面儿上看得见的好处却几乎没有,半途有人离队是很正常的事。

但各种各样的学生社团这么多年还是被各种各样的人做下来了,总有人有那么喜欢,把社团视为自己的一部分,然后那些人互相支撑嘻嘻哈哈地成为无可取代的朋友。

越喜欢压力就越大。张新杰推着眼镜微笑:“你不是也担心嘛。”

“只要努力去做,不留遗憾就好了。”韩文清坐在了张新杰电脑前,“我帮你一起弄,你念我打。”

“谢了。”张新杰点点头,开始念起会员的姓名、学院和电话。念到乔一帆的时候瞥到他的入会理由里的一句。

「前辈们关系很好,互为挚交,很有男子气概。」

张新杰微妙地停顿了很久。

“怎么了?”韩文清抬头问。

“你今天守摊的时候是不是又吓着人了?”张新杰很忧伤地问。

 

热度(1231)

© 千千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