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晚星

全职全员文《R大电子竞技社》存放处
架空大学校园[划掉]逗逼[划掉]向
CP倾向:喻黄、伞修、林方、双鬼、双花、于远、乔高、刘卢刘、白杨、江周江、韩张
平行世界伞哥活蹦乱跳设定注意_(:3

【全职】R大电子竞技社·伞修番外

食用此节请使用正确的打开方式

=================

 

番外二:致十年后(伞修)

    

很多年以前的时候,叶修从来不曾想到过自己会把清明节这种日子记得这么清楚。

可能是忙着昏天黑地地打网游,不辨日月地完全没有时间概念,等反应过来才发现原来有一个传统的节日已经悄无声息地过去了;也可能是在正常上班族上学族对放假安排的叨叨叨中被提醒着多少有点注意,到了当天也对着多半会应景而下的毛毛细雨沉稳地少刷点下限。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春天刚开始的时候就清清楚楚地记起来,每路过一个晨昏就越清晰,醒得很早,穿戴整齐,越过大半个城市郑重而又匆匆地站在一块 一平方米的墓前,弯腰搁下一束不知道名字的花。

“哟,你还是老样子。”开口第一句算是打个招呼,没头没脑的,连叶修自己都笑出来。

再然后,又平平静静地说了点什么,记不得,灵魂像是飘起来成了第三视角,安静地和肉体一起注视着那方矮矮的墓碑,被雨沾湿了半边,看着真凉。

絮絮叨叨,正好燃尽一根烟的时间,一粒毛毛雨结成的水珠从花瓣上滑落下来,聊为一场单方面的对话,做出一点回应。

像来赴一席已经结束的筵。一二故人不可见,三十六峰犹眼前。

“你就一直这样?”回去的路上,陈果挽着苏沐橙,眼睛有点红地问他。

“不这样哪样?”叶修吐出口烟来笑一笑,“难不成还要我去守陵啊?老板娘你真好恨的心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陈果着急地分辩了一句,完了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吸了吸鼻子,“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有啊,虚空那么多。”

“……你态度能不能稍微端正点儿?”我这抒情呢!

“咳咳,那没有,我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苏沐橙红着眼睛笑出声来,追上去安慰气鼓鼓地快步走掉的陈果,叶修叼着烟双手插在口袋里优哉游哉地继续慢慢晃荡,掉一路的烟灰,随风乱飘。

我也曾经年轻过,和那个人一起。

很多事情,曾经开口未开口的一切,一瞬间陨落了。是一朵还没开就落的花,也挺好,永远是最好看的。

后来在漫长的日月里都沉淀成过于绵漫复杂的感情,一张嘴都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譬如从头再来的那几年,最后拿到手的那份荣耀,一份终于践行的誓言,摆在墓前想来想去也只有四个字,不愧黄泉。

这个世界上大概是有黄泉无常阎王殿,却没有鬼的。

如果有的话,

为什么不来见我呢?

  

“现在请大家闭上眼睛,想象一下自己十年后的样子,在干什么,在哪里过着怎么样的生活……”中年女老师在台上用亲切的声音说。

“啊……”下午第一节课上,叶修后仰在座位上恹恹地打了一个哈欠,“这老师怎么这么想不开,现在叫我们闭眼,待会儿就没几个人能睁开了。”

邻座的韩文清看不得他没骨头的样子,瞪了他一眼:“你才起来一个小时。”

“什么我都起来一个小时了?!”叶修震惊地趴在桌子上,安置韩文清,“我补个觉,点名了叫我。”

“睡毛线,这课你最需要上。”大学生心理健康与发展。

“你懂啥,这课对我最没用。”叶修惬意趴着哼哼。

也是,你也就治不好了。韩文清懒的理他,闭上眼睛畅想未来去了。叶修嘿嘿笑,还不屈不挠踢他一脚:“点名了叫我啊。”

“嗯。”韩文清皱着眉头。

又踢一脚:“你别睡着了啊。”

你特么是没完了咋的?韩文清缓缓扭过脖子,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叶修思考了一下现在的处境,决定还是等待会儿下课了能拔腿跑的时候再跟老韩玩。

于是就继续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台上的老师还在声情并茂地自己带头闭着眼,引导着昏昏欲睡的学生们描绘理想的蓝图,虽然是睁着眼睛,叶修被带着也有点思维发散的意思,十年后嘛……

然后他的余光里就出现了一个敏捷的身影,是个探头探脑的小哥,看了一眼讲台上老师的情形,从教室门飞快迅速地闪进来,匆匆而无声地往后排走。眼看着离靠着过道就有座位的最后一排只有两三排的距离了……

“好了,大家可以睁开眼了。”老师睁开眼睛拍拍手。

小哥雷厉风行急中生智“唰”地就原地蹲下了。

???!!!!

“我好像看见什么东西一下子飞过去了。”韩文清疑惑地问叶修。

“没飞过去,在我腿边上呢。”叶修满眼泪地回答他。

 

叶修揉着大腿跟蹲着揉着下巴的小哥对视,一人两眼泪。

“下巴挺尖啊……”蹲下来磕这一下差点把叶修的大腿戳穿了。

“对不住、对不住……”小哥不好意思地道歉,“我一着急……”

行吧,这态度还是很诚恳的。叶修在座位上往前挪一挪,挡住老师看向这边的视线。“你着啥急,这个公选课不是松得很嘛。”

“考试松,但是这个老师最讨厌迟到旷课的,抓住了就挂。”小哥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去年我室友就这么玩完的。”

哟,还是学长,这落魄的。叶修嘿嘿一乐,捅捅老韩让他往里挪一个位子,送佛送到西的就让可怜兮兮的尖下巴学长有个位子坐呗。韩文清挪完叶修刚准备挪……

“请最边上那位穿着蓝色外套的男同学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叶修若无其事地脱下了外套:“有点儿热啊……”

“……请最边上那位现在穿着白色短袖的男同学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这老师咋就这么专注耽误事儿呢……叶修一边后悔自己没多穿一件来上课一边身子一侧,双腿伸到位子右边站起来,给还蹲着的小哥让出一个通道,瞪着韩文清用气音问:“啥问题?”

“十年后。”韩文清鼓着眼睛用气音回答。

叶修感受着有个大活人擦着自己的腿猫着往位子里钻,不慎还绊了一下磕上叶修小脚趾,忍痛微笑着回答往这边走过来的老师:“十年以后,我就成为了一位运动健将,在比赛场上为国争光。”

老师的眼镜后面射出赞赏和怀疑交织的光芒,充分地体现了一个心理学老师不落人后的演技水平:“哦哦,很好,是哪一项运动呢?”

“百米……跨栏……”的栏吧……嘶……………………

老师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叶修面前,拉住他的手:“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见证我的课堂上走出来一位运动健儿明日之星!你觉得你能超越刘翔吗?”差点就能摸到座位的小哥一看情况不对又缩回去了,没看到背后,一脚踩在叶修脚背上。

“现在不能了……”

“为什么?!”

“腿断了……”叶修流下两行泪。

“不对,这位同学你在干什么?”近距离的老师还是发现了蹲在桌子底下的迟到小哥。

“他在……帮我系鞋带。”

“……同学你穿的凉拖。”你们这是侮辱老师的智商你们知道吗?“你俩叫什么名字?!”

韩文清黑着脸解开了自己的鞋带。

“……这么助人为乐见义勇为我期末给你们加分啊哈哈哈哈哈!”

 

九死一生的小哥笑眯眯地一定要请叶修和韩文清吃饭,韩文清有点过意不去地婉拒了:“我还有课……”

“那等你下课?”

“等什么等啊怪饿的。”叶修叼着烟拖着残腿搭住小哥的肩,“课不好好上何以饭为?看小哥你气宇不凡肯定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等这么个小角色多不值当啊是不是?你看看他长的就是一张一看就不利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脸,脾气还丑,对着都吃不下饭,总结起来这人就一句话……”

“啥?”韩文清朝叶修逼近两个身位格,捏响了指关节。

“咳咳,不食人间烟火……”

“噗……”小哥很辛苦地忍着笑跟上课去的韩文清挥挥手告别,转身带着一瘸一拐的叶修直奔向南门外面烧烤摊子。真的是直奔,小哥目标明确技术娴熟,在乱七八糟的羊肠小径里直取最短路线,妙的是最短路线的尽头的围墙栅栏还被锯下来两根,环肥燕瘦都能通行无阻。

这就是……大学啊……高中翻了三年围墙的大一新生叶修感概万千地喷了一个烟圈。多么令人欣喜的活力四射的新气象。

“不错吧,我锯开的。”小哥一脸自豪的微笑。

这个有点厉害啊……叶修仰慕地跟在小哥后面钻过栏杆。再走两步就是烧烤摊子,来的太早,摆摊的大叔大妈刚来,烤架子都还没撑起来,小哥挽着袖子就上去帮忙了。

“小苏来了啊,今天带新朋友来的?”大妈笑着摆出一大盘串好的荤荤素素。

“可不是,大一的新同学必须是要到这儿来接受洗礼的嘛!”小哥亲自挑了几串羊肉鸡肉,摆上了烤架,撒调料翻面扇炉火,动作专业姿势科学赏心悦目,朝叶修眨眨左眼,“我好像还没自我介绍?你好,我叫苏沐秋,是个枪炮师,擅长的事是BBQ。”

叶修一时百感交集,随口挑了个问题问:“你怎么知道我也打荣耀?”

“唔……同类的味道吧……你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苏沐秋很认真的沉思,“对了,你也打荣耀的话要不要来加入我们?”

“加入你们?”

苏沐秋从上衣兜里摸出来一张卡,递到叶修手里:“三天以后,拿着这张卡到国旗杆下来找我吧。”

这什么酷炫洋气的接头方式我还年轻没见过什么世面不要这么诱惑我啊啊啊啊……叶修捏着卡翻过来一看,简洁大方的几个烫金的字:“R大电子竞技社”,右下角一小行:“会员号:0037”。

心跳漏过一拍,到苏沐秋给他递过来烤好的羊肉串的时候,叶修已经小鹿乱撞了:“……………………你不是要我吃这玩意儿吧……”

苏沐秋语重心长地把黑色的两串塞到叶修手里:“它们只是看起来不太好,等你真的吃到嘴里就会发现它们是多么的美味。来,啊——好的,咀嚼,注意感受,用心灵!”

还真是……原汁原味的美味……叶修感受着焦枯和生腥堪称完美的混合,你究竟是怎么做到把外面都烤到碳化了里面还带血丝的?!什么最擅长的事是BBQ关于你的人生你到底误解了什么?!!!

“那个……苏学长……”

“嗯?”

“栏杆……你是怎么锯开来的啊?”

“唔,用直尺。”

好吧,我刚刚究竟为什么会相信他。

“那个……苏学长……”

“嗯?”

“我身上到底有股什么味道?”

“唔,红烧牛肉味吧……”

好吧,香菇炖鸡党无法跟他交谈了。

 

“现在请大家闭上眼睛,想象一下自己十年后的样子,在干什么,在哪里过着怎么样的生活……”来代课的老师在讲台上声情并茂地说。

“老师,我们已经畅想过一遍了。”有学生举手反应。

“这年头怎么老师拖时间的招都这么没有新意……”叶修很不满地戳戳前座苏沐秋的后背,“晚上陪我去网吧。”

“通宵啊?你行不行?”苏沐秋回过头朝他揶揄地笑。

“哼哼,我行不行你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你前天晚上流了我一身口水。”

韩文清僵硬地扭过头来看他俩一眼:你们晚上都在网吧干什么?!

代课老师在讲台上气定神闲地踱几步:“那就这样,请大家闭上眼睛,想象一下自己十年后的伴侣样子,对方在干什么,你们在哪里过着怎么样的感情生活……”

教室里起着哄就开始闭着眼睛想了,叶修在哄笑声的掩护下还恶狠狠地威胁一把苏沐秋:“你再坏我名声小心我举报你用直尺锯开学校栅栏,让科幻协会把你抓走做实验!”

艾玛这智商……韩文清往旁边挪了挪,不传染吧?

“叶大王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大王这是今天的身份证,您瞧瞧!”

“唔,我还是觉得你室友长得跟我一点都不像= =”

“那也没办法,谁叫你未成年。”苏沐秋笑,“小王子。”

我的个天……谁来跟我换个座位我把我的钱包送给你……韩文清惊恐地看着耳朵尖都红起来的叶修。

震碎了小伙伴三观犹不自知的叶修挠挠头发在老师犹自的喋喋声中闭了眼睛,十年后,和什么人一起……

坐了靠窗的位子晒在阳光里,闭了眼也像没闭,视野里一片金红色,那么明亮地耀着眼睛。然后在这片金红色里,慢慢地,慢慢地出现了一个身影,朝他走近来,露出一个金红色的笑容。

你好,我叫……

 

苏沐秋手里的书翻过去一页,春天里午后的大草坪上三三两两聚得都是来晒太阳的人,他感觉到身边脸盖着书睡觉的人终于醒了,搭他腿上一个多小时的那只胳膊挪了下来。

“睡饱了?”苏沐秋终于能换个姿势,活动了一下麻掉了的腿。

“我刚做了个梦。”叶修双手枕在脑后嘴里叼了根狗尾巴草,“梦到我是职业选手打了十年荣耀拿了四个总冠军。”

“不错不错,不愧是会长级别的梦,有高度。”苏沐秋鼓励他,“那我呢?”

“咳……”

“……委婉点儿告诉我。”

“薨了。”

“……”苏沐秋把叶修摁在地上殴打了一顿,很看得开地笑笑,“不过都说梦是反的,事实可能是我是职业选手打了十年荣耀拿了四个总冠军。”

“那我呢?”

苏沐秋怜悯地看了从叶修脸上滑下来的书一眼:“在家写论文。”

“……人类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叶修在草坪上滚着翻了个面,变成了一只忧郁小猫猫。

 

热度(459)

© 千千晚星 / Powered by LOFTER